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诗苑杂谈 >> 近体诗中的当句对
详细内容

近体诗中的当句对

1512391865684921.jpg


程永生

 

当句对是一种句中对,宋代人洪迈在《容斋续笔·诗文当句对》中说:" 唐人诗文,或於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当句对,确切地说就是本句对。当句对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参对元素中不含重复字词,如用于本句的“南拳北腿”、“短剑长枪”与“宽阔”、“英雄”等并列词组。上例中,“南拳”对“北腿”,“短剑”对“长枪”;“宽”对“阔”,“英”对“雄”。另外一类是用于本句而有部分重复的两个或几个参对词组,如“南山”对“北山”,“东涧”对“西涧”等。前者重复“山”,后者重复“涧”。 有人将用于本句的叠字也看做当句对,如“茫茫”、“滚滚”等,诗界未必认同。

当句对多用于诗词曲赋和对联等含有对仗的文学作品中,单独一个句子,即使有当句对,一般也很少有人援引为例。也就是说,两个参对的句子或诗行构成一联,分为上下两行。两行中的对应成分相对,参与当句对的成分相对。否则,一般不视为当句对。当句对一般多由两个词语单元参对,但在楹联中也有三个词语单元参对的,例如:

史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

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

上例中,第一行“花朝”、“白午”、“红暮”互对,第二行“草春”、“青夏”、“绿秋”互对。而两行中,参对元素“草春青夏绿秋”又和“花朝白午红暮”相对。也有四个词语单元参对的,如:

想吾生竭力经营无非是之乎者也

问此去何等快乐不管他柴米油盐

在这对楹联中,第一联“之”、“乎”、“者”、“也”彼此相对,第二联“柴”、“米”、“油”、“盐”彼此相对,而两联中,参对元素“柴米油盐”又与“之乎者也”相对。

还有涉及多个词语单元的当句对,如:

童子数椽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先生讲命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此例中,上联十个数字彼此相对,下联天干的十个元素彼此相对,而天干十元素又与十个数字相对。

从汉字的角度看,构成当句对的参对单元的汉字一般是相等的,但也有不等的。例如:

红面关黑面张白面子龙面面护着刘先生

奸心曹雄心瑜阴心董卓心心夺取汉江山

上例上联“红面关”、“黑面张”、“白面子龙”参对,前二者各由三个汉字组成,后者则由四个汉字组成;下联“奸心曹”、“雄心瑜”、“阴心董卓”参对,前二者各由三个汉字组成,后者则由四个汉字组成。而参对元素“奸心曹雄心瑜阴心董卓”又和“红面关黑面张白面子龙”相对。

这样的对子还有一个特点,即上联与下联的参对部分,词性和结构都可以不同。例如:

若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

如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

此联中的参对元素为上联中的“救苦救难”和下联中的“大慈大悲”。“救苦”和“救难”都是动宾结构,而“大慈”和“大悲”都是偏正结构,词组结构不同。

三绝诗书画

一官归去来

此例中,参对成分为“诗书画”和“归去来”,前者由并列名词构成,后者由并列动词构成,词性不同。又如:

亭边短短长长柳

渡上来来去去船

上联中的参对成分为“短短长长”和“来来去去”,前者由形容词组成,后者由动词组成,词性不同。

这些当句对,还有很多其他特征,本文主要讨论近体诗中的当句对。笔者倾向于将近体诗中的当句对分为两类:1)异词对;2)部分异词对。从参对元素是否相邻的角度,当句对可分为:1)相邻对;2)相间对。将二者相交叉,就应该有:1)异词相邻对;2)部分异词相邻对;3)异词相间对;4)部分异词相间对本文不但不将叠词视为当句对,而且将异词对视为自对。因此,近体诗中的当句对为部分异词对,参对成分可以相邻也可以相间,下文中如无特别说明均指这种当句对[1]。近体诗分为律诗、绝句和排律,它们又各有五言与七言之分,排律中有无当句对尚不得而知,故不予讨论。

当句对究竟起于何时,目前尚少确论,但近体诗主要形成于唐代,鼎盛于唐代,人们讨论当句对总倾向于聚焦于唐代。钱钟书认为,当句对发端于杜甫,李商隐是其集大成者[2]。其所引均为七言诗例,容易使人误认为当句对一般仅用于七言近体诗。然钱论并非确论。韩成武、贺严经过考证后认为,南梁诗人何逊的《咏风》中已经出现了当句对。何诗曰:“可闻不可见,能重复能轻。镜前飘落粉,琴上响余声。”[2]这首诗的第一联的确用了当句对,然而却不是五言绝句,因而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晚于何逊的武则天也使用过当句对:

赠胡天师

高人叶高志,山服往山家。迢迢间风月,去去隔烟霞。

碧岫窥玄洞,玉灶炼丹砂。今日星津上,延首望灵槎。[2]

武诗首联就用了当句对,但她的诗也不是近体诗。此外,比她稍晚的沈佺期也用过当句对:

喜赦

去岁投荒客,今春肆眚归。律通幽谷暖,盆举太阳辉。

喜气迎冤气,青衣报白衣。还将合浦叶,俱向洛城飞[2]

    这是一首五言律诗,用了平水上平五微韵,首句不入韵,但句末应该用平声。我用现代检测工具检测了一下,首联上联第三个字“投”字应该为仄声字,尾联上联第三个字“合”字应该为平声。如没有这三个问题,就是非常完满近体诗了。但是含有当句对的颈联“喜气迎怨气,青衣报白衣”完全符合平仄要求,颔联与颈联也符合对仗要求,我倾向于将其视为近体诗。我将其视为五言律诗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沈佺期和宋之问齐名,活跃于初唐四杰之后盛唐诗人之前,对近体诗的形成与发展有过重要贡献[4]。根据这个情况,可以认为,他那个时期,近体诗还没有完全成熟。如果我的观点能得到认可,沈佺期的“喜气迎怨气,青衣报白衣”可视为唐代近体诗中当句对的首例,出现在五言律诗之中,虽然是从前人古风中的当句对引入的。

钱钟书认为杜甫是使用当句对的开先河者,如仅限于讨论已经成熟的近体诗,应该说此言不罔,而且他所举的杜诗当句对的例子,都是成熟的近体诗。他所援引的李商隐的例子也是成熟的近体诗。

钱引杜甫的三个当句对的例子,分别是《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曲江对酒》中的“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和《白帝》中的“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2]“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既是当句对也是流水对。上联“巴峡”对“巫峡”,下联“襄阳”对“洛阳”,而两联之中,“巴峡”又与“襄阳”对,“巫峡”又与“洛阳”对,而且参对元素都是地名,是非常严格的工对。《曲江对酒》中的“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白帝》中的“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也都是名词词组对名词词组,是当句对的佳例。

钱钟书认为李商隐是当句对的集大成者,也援引了三个例子:1)《杜工部蜀中离席》“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2)《春日寄怀》“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3)《当句有对》“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钱钟书据《当句有对》这个诗题更认为“当句对”这个词应该是李商隐的专利[2]。我从网上简单搜索了一下李商隐的诗作,虽然发现了不少单联使用当句对的情况,在上下联中同时使用当句对且当句对对当句对,除了上述三例外,并没发现新的例子,也没有发现李商隐研究当句对方面文章。由此看来,他说李商隐是当句对的集大成者,可能是过分看重了他的诗《当句有对》,全诗如下:

当句有对

密迩平阳接上兰,秦楼鸳瓦汉宫盘。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

但觉游蜂饶舞蝶,岂知孤凤忆离鸾。三星自转三山远,紫府程遥碧落宽。

这首诗,题目虽为《当句有对》,内容并不是书写当句对的,也不是所有的诗句都含有当句对,只有颔联“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是严格意义上的当句对,而尾联上联“三星自转三山远”虽含有当句对,下联不含有与之相对的对应成分。其《春日寄怀》也只有颔联是严格意义上的当句对。全诗如下:

春日寄怀

世间荣落重逡巡,我独丘园坐四春。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

青袍似草年年定,白发如丝日日新。欲逐风波千万里,未知何路到龙津。

其《杜工部蜀中离席》也只有颈联为当句对。全诗如下:

杜工部蜀中离席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钱钟书所引李商隐三例均为七律,当句对均出现于颔颈二联,且均为部分异词相间对。而韩成武、贺严从杜诗中搜寻到了8个当句对诗例,分别是《曲江对酒》“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惠义寺园送辛员外》中的“朱樱此日垂朱实,郭外谁家负郭田”、《白帝》中的“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进艇》中的“南京久客耕南亩,北望伤神坐北窗”、《江村》中的“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人日二首》(其二)中的“此日此时人共得,一谈一笑俗相看”和《岳麓山道林二寺行》中的“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

8例之中,最后一例为七古,不在本文涵盖范围之内。其余七例,《曲江对酒》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颔联中,部分异词相间对;《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尾联,部分异词相间对,对仗十分工整;《惠义寺园送辛员外》为七绝,当句对出现在首联,部分异词相间对;《白帝》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颈联,部分异词相间对;《进艇》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首联,部分异词相间对;《江村》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颔联,部分异词相邻对;《人日二首》(其二)为七律,当句对出现在首联,部分异词相邻对。

以上七例,六例为七律,一例为七绝;当句对三例出现在首联,两例出现在颔联,一例出现在颈联,一例出现在尾联;五例为部分异词相间对,两例为部分异词相邻对。由此看来,杜甫倒是当句对的集大成者了。

唐代还有哪些人使用过当句对,从电脑上检索比较困难,但阅读中却发现白居易有一首颇为典型的当句对。全诗如下:

寄韬光禅师

一山门作两山门,两寺原从一寺分。

东涧水流西水,南山云起北山云。

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声下界

遥想吾师行道处,天香桂子落纷纷[3]

我用现代工具检测了一下,该诗采用平水十二文韵,首句不入韵。除了颈联上联第五个字“后”字不符合平仄要求外,其余的平仄非常完美。但“后”字处于一三五不论的位置,无伤大雅。这首诗的典型之处在于,除尾联外,其余三联均用了当句对。首联的当句对有些特别。“一山门”与“两山门”相对,“两寺”与“一寺”相对,当了无问题。“一山门”对“两寺”,“两山门”对“一寺”,似乎有点勉强。但如果将“山门”看作一个词,问题就圆满地解决了。剩下的问题则是,“作”字与“原从……分”难以为对。即便首联不算当句对,颔联与颈联都是当句对,在杜诗和李商隐诗中还没有先例。

综合上述各例,我们看到,当句对以有同有异为主要特征,参对成分可以相邻也可以相间,以相间为多。可以出现在绝句中,也可以出现在律诗中,出现在律诗中的更为常见。可以出现在五言中,也可以出现在七言中,出现在七言中的更为常见。可以出现在律诗中的任何一联,出现在颔联与颈联的更为常见。

当句对,由于参对成分中有同有异,有重复而又不完全重复,由重复成分将参对成分衔接起来,由非重复成分显示区别,自然而然地形成比较,容易产生回环跌宕的效果。用于首联,既能起到点题又能起到引人入胜的作用,使全诗以凸显开篇。用于律诗的颔联或颈联,除了比较与凸显作用之外,能使对仗联产生变化,丰富对仗联的音律、节奏、结构与意义。如用于尾联,可与流水对相结合,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正因为如此,许多学习近体诗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运用当句对来提高诗作的品味。例如:

少华游春赞

——观罗少华先生游春三照有感

春色撩人杏出墙,少华潇洒石屏旁。

桃花怎让樱花闹,铁棒焉输木棒强[5]

2016328日)

 

才别潘翁又入诗

——步韵和梁智华《杜鹃花》

(孤雁入群格)

谢过春红杜宇啼,映山柔火惹相思。

温馨蕊瓣温馨粉,婀娜仪容婀娜姿。

红杏出墙枝裸裸,踟蹰巡岭叶持持。

中原娇客西洋宠,才别潘翁又入诗[6]

这首诗的颔联使用了当句对,且与上文讨论的当句对有两点区别:1)相同部分为两个汉字:2)不同部分既有一个汉字的,也有两个汉字的。因此,也许不认为是当句对。其实,从词的角度看,是很完美的当句对。因为,温馨、蕊瓣、婀娜、仪容、粉、姿都可以看作词。又如:

端午

——学习徐际奇《端午节》有感

读罢离骚始索求,路遥水险几春秋!

楚王堕落秦王起,军舞喧腾妓舞休。

亡国阶囚哀丧国,无羞虏主怨蒙羞。

当初若纳忠良谏,祖业江山岂会收[7]

 

老龙眼水库

九七街旁马路边,清泉一脉日生烟。

描荷彩笔描莲藕,撒网渔翁撒美篇。

游泳妞争游泳道,雎鸠鸟羡雎鸠仙。

探寻对仗新方法,枯索何如问管弦[8]

2017524日)

    这两首诗的颔联与颈联都使用了当句对,且《老龙眼水库》颔联的当句对与《才别潘翁又入诗》中的当句对相类似,而颈联当句对的参对成分中,相同部分为两个汉字,不同部分为一个汉字。因此,摘自《淮风皖韵文学》的四首例诗中,有三个例子应该从词的角度去衡量。




技术支持: 建站吧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