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话说词牌

   

1511510750426220.jpg

  


 话说词牌

 

王国维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当唐诗的星空黯淡下去,映入人们眼帘的宋词的光辉,它时而温婉;时而豪放;时而欢喜,时而悲伤,道尽悲欢离合。

 

词伴曲而唱,一首词就如一首歌,或是一时的心情,或是一生的曲调,而一首词的曲调,就叫词牌。

 

每一个词牌,都是一种情,“有游子之呻吟,忠臣义士之壮语,隐者之怡情,少年学子之热望和失望,佛子之赞颂……”,抑扬顿挫,如泣如诉,动人心弦。

 

一个词牌,奠定了一首词的曲调;

一首词的吟唱,道尽了人的悲欢。

 

 

 

虞美人即虞姬。唐人表其在垓下自刎之贞烈,创教坊曲,后成为词牌。《虞美人》也有李煜的家愁国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是在李煜被俘归宋后的第三年写的。作为南唐国君,他不是个好君主,却精通音律,是个好词人。

 

 

据说他因这首词而死。978年他的生日乞巧节,酒过三巡,阶下囚李煜勾起诸多往事,想到故国的物是人非,无限的愁恨如滔滔江水在胸膛翻滚,《虞美人》和泪而下。

 

宋太宗听闻他七夕在家“命故妓作乐”,又闻词中有复国之嫌,大受刺激,赐药毒死。那年,李煜41岁。

 

问君能有几多愁?李煜说,愁是一江春水、物是人非;贺铸说,愁是“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李清照说,愁重得连蚱蜢舟都载不动……

 

 

 

《钗头凤》是五代无名氏《撷芳词》改易而成。据传《撷芳词》得名于宫苑撷芳园,因其中有“可怜孤似钗头凤”之句,故又名《钗头凤》。

 

一提到《钗头凤》,便绕不开陆游与唐婉的凄美爱情。这对表兄妹自幼青梅竹马。陆家以一只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陆游20岁便与唐婉结婚,两人琴瑟和鸣。不料陆母怪唐婉影响儿子登科进仕,逼陆游休妻。唐婉被休后,由家人作主嫁给了赵士程。

 

 

十年之后,陆游到绍兴沈园游玩,遇见昔日爱人唐婉,却只能远远看她与赵士程在池中水榭进食。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看得陆游心都碎了。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于是在壁上题了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第二年,唐婉看见陆游的题词,泪流满面和了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回去后抑郁而终。沈园也从此成为陆游的怀旧场所,只是美人早已归尘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恨是什么?是陆唐的“锦书难托”;是李煜的“人生长恨水长东”;是欧阳修的“此恨不关风与月”……

 

 

 

《鹤冲天》为柳永自度曲。“鹤冲天”一词最早出自词人韦庄《喜迁莺》中的“家家楼上簇神仙,争看鹤冲天”,本是恭贺举子登第的吉言,柳永却用它填了个抛却浮名的曲。

 

柳永是北宋前期知名度最高的词人,“有井水处皆歌柳词”。1009年,柳永参加科举,自信“魁甲登高第”。谁知宋真宗批评其辞藻“浮糜”,初试落第。

 

 

他一试不中,再试仍不中,屡试屡败刺伤他自视颇高的自尊,一怒之下作了一首《鹤冲天》,发泄对科举的不满。殊不知这一书生意气对他的一生贻害无穷。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

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讥讽之词很快传到了宋仁宗的耳朵,仁宗大为恼火。而柳永发发牢骚之后,继续参加科举,有一次成绩本已过关,然而放榜时,仁宗看到柳三变的名字,大笔一挥,恨恨地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惹恼皇帝总是没有好结果的。柳永从此纵情于酒馆娼楼间,自号“奉旨填词柳三变”,当起了专业词人。填了几十年词,等到后来改了名,才得了个蝇头小官。

 

怒是什么?对柳永来说,怒是对现实不公的反抗;对岳飞来说,是“怒发冲冠,壮怀激烈”;对辛弃疾来说,怒是“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江城子》分单、双调,单调首见于韦庄《花间集》,因五代欧阳炯有“如西子镜,照江城”句而取名《江城子》。苏轼将其发展为双调,因此定型。

 

作为豪放的词人,苏轼其实也是个深情的男子。1054年,19岁的苏轼与16岁的王弗结为夫妻。王弗知书达礼,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帮他“幕后听言”。每次来客人,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客人走后,就为丈夫分析谈话的内容与谈话的人,使苏轼大受裨益。

 

 

章惇未发迹时曾拜访苏轼,王弗叫他提防这个小人,苏轼不听。后来章惇当上宰相,不仅让王安石倒台,还把苏轼贬到海南,使苏轼对章惇恨得咬牙切齿。

 

只可惜红颜薄命,王弗27岁就死了。十年后,苏轼被贬密州,梦见爱妻王弗,写下这首传诵千年的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用词写悼亡,是苏轼的首创。梦境里,妻子在窗下对镜描红妆,梦境外,孑然一身空余泪千行。

 

真正的悲哀,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曾经的相濡以沫,如今的阴阳相隔,纵使苏东坡乐观豪迈,也难免老泪纵横。

 

哀是什么?哀是苏轼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是李清照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是姜夔的“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西江月》原为唐教坊曲,后为词牌,取自李白“只今惟有西江月”。众多《西江月》,辛弃疾最欢乐: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辛弃疾21岁抗金,渴望收复失地,却饱受猜忌和排挤,被罢官于江西隐居十年。一生奔波,难得安静。

 

 

清风明月,鹊惊蝉鸣,稻香蛙声,“星”是寥落的疏星,“雨”是轻微的阵雨。

 

经过许多的跌跌撞撞,稼轩居士很享受此刻的清幽恬静。淳朴宁静的农村生活让他的心灵得到慰藉,又何尝不是一种欢乐。

 

欢乐是什么?欢乐是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是李清照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是苏轼的“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技术支持: 建站吧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