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诗苑杂谈 >> 安全东老师评诗
详细内容

安全东老师评诗


1510670502205132.jpg

安全东老师评诗

 

拟江令九日归扬州赋 

唐·许敬宗 

心逐南云逝,形随北雁来。 

故乡篱下菊,今日几花开? 

 

一“逐”一“随”,已见心与江令同归矣。接下来作者撇开抒发离愁别恨之陈词滥调,而以自家篱下之菊开了多少设问作结,曲尽委婉,不思而思,愈见思深。前人谓诗贵藴藉有曲致,此诗或可逗漏一二。 

 

山夜调琴 

唐·王绩 

促轸乘明月,拍弦对白云。 

从来山水韵,不使俗人闻。 

 

明月白云,本自美好,而于此间调琴,其人清操可知。后两句干脆挑明了说,是谓鲜花著锦更上一层,遂成警句。 

 

江亭夜月送别 

唐·王勃 

江送巴南水,山横塞北云。 

津亭秋月夜,谁见泣离群。 

 

“送”是必然,“横是无奈”,虚实掩映之间,既见景象,又寓人情,为主题之表达蓄势攒力。结句忽然以离群之雁为喻,而着一“泣”字,则分携契阔之情,至此已渲染得无以复加矣!古人手段,有时真不给人留条活路! 

 

山中 

唐·王勃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 

况复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全诗只第二句说到“念归”,其余都是景语。处处高风,山山黄叶,真可谓三军用命八面出锋为烘托其乡愁旅恨服务也。 

 

夜送赵纵 

唐·杨炯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用典贵巧,贵切,如盐之着水,化融无痕。此处送赵纵而用赵氏连城璧之典,差可副之。至于结句,则无非从“璧”生发,以颂扬主人公品操之美好,明明如月,沐照“前川”罢了。 

 

南行别弟 

唐·韦承庆 

万里人南去,三春雁北飞。 

不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 

 

人雁分飞,而人实不如雁也。此虽是起兴,也是以之设喻。一个“不知”,已暗示归期之遥遥,而与雁“同归”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全诗字面上虽平易,却句句“别”意充盈。设今人为之,不定枉费多少笔墨,唯恐人不尽知也! 

 

渡汉江 

唐·宋之问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前两句平常语,仅敷陈其事;后两句平常语,却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却无,人人或曾经历,人人不曾道出。所以老宋高明,并因此二句,成就了他旷世诗名。 

 

汾上惊秋 

唐·苏颋 

北风吹白云,万里度河汾。 

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 

 

不可闻,不忍闻也。自古秋心为愁,况是北风吹云万里渡河汾之际。一个“惊”字,个中滋味,胜似千言万语。 

 

春雪 

唐·东方虬 

春雪满空来,触处是花开。 

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 

 

春雪如花跟美人如花一样,设喻没什么新鲜的。新鲜在于:因雪而不辨孰是真梅孰是假梅!此一问趣味顿生,也使春雪画面顿时飞动起来。 

 

自君之出矣 

唐·张九龄 

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 

思君若满月,夜夜减清辉。 

 

结两句,可称奇喻。随着满月渐亏,光辉转暗,此思妇是越来越绝望了。人或问:夜夜减清辉,抑相思之日以递减乎?此真门外汉谈玄未入肌理也。实则此处与“思君令人瘦”或“衣带日以缓”同意也,言思妇思君,致容颜瘦损如满月之辉夜夜递减,一日不如一日也。 

 

蜀道后期 

唐·张说 

客心争日月,来往预期程。 

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 

 

为客既久,思乡愈切,一天天掐着指头度日,算着回归的日子。可秋风竟然先我入洛城了!表面看是怨及秋风,实是伤己之不如秋风也。套句现成话就是:风犹如此,人何以堪! 

 

绝句二首 

唐·杜甫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新燕子,沙暖卧鸳鸯。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第一首,一句一景,连成一轴手卷,徐徐展开,尽是春景。所不同者,前二阔大,后二新巧。前二是大背景,后二是小点缀。一“融”一“卧”,便灵动了。 

 

第二首与一首较,有同有不同。同在依然有景,碧,白,青,春色陆离,而花下着一“燃”字,则春光之热烈真跃跃然欲搏人也。不同在于此首从纯写景中跳将出来、由景及于人了:今春又将过去,而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归去哦!——其笔致与内含与一首不一样了,变化了,丰富了。倘又还是四句景语罗列,有何看头?老杜精怪万状,自然不会这么呆笨!更何况如此一结,遂跟他一贯的家国情怀挂上了钩,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九日思长安故园 

唐·岑参 

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 

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 

 

非因无人送酒,盖因路远而不及其家也。一个“强欲”,多少愁思!然若无结句之波澜,亦止平平。作为九日感情寄托之物,“菊”,此时恰到好处的登场,并悬想应傍战场开,其中多少意思,自己味去吧。 

 

 

鸟鸣涧 

唐·王维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王维的诗恬静,安闲,尤其山水小绝,多读有静心向佛之功。来看看接下来的几首。先看这首:人闲与桂花之落与不落、夜静与春山之空与不空,有么子关系呀?不过诗人之主观臆想也。而月出居然能使鸟为之惊,足见春涧之闃静也。此为层层设色,步步紧逼之法,意在渲染其空静也。 

*** 

词的章法艺术 

 

章法,指词体的篇章结构及其方法,主要包括起结、过片、开合、转折等内容。 

章,本指音乐单位,音乐的一曲为一章,后引早为指配合乐曲歌唱的歌词的一篇为一章,诗文的一篇为一章。 

词,配乐歌唱,和诗的“体形”很不一样,章法当然也有别。 

词赋虽短小,但词人就是要在这方寸之地争奇斗艳,起转承合,极力使笔下的词跌宕起伏,美不胜收,整体上又要浑然一体。其中,起结和过片,是搭起词这个金屋子最重要的地基、斗拱和梁架。 

  

一、起 

写文章,跟美女打扮一样,最要紧的是头脸,要让人初一见,惊为天人。清代词评家沈祥龙说:“诗重发端,惟词亦然,长调尤重。有单起之调,贵突兀笼罩,如东坡大江东去是有对起之调,贵从容豆类整炼,如少游山抹微云,天粘衰草是。(论词随笔)这是从形式上来说起句方法,从内容上来看,词的起法很多,而且要求达到的艺术不能一览无余, 

  

要留有神秘感,让他好奇不已,才会引人入胜。宋词常见的开头方式有: 

1、以景起 

这种这种方式最为常见,翻开全宋词,信手拈来。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晏殊“踏莎行”);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周邦彦“兰陵王”) 

“落日熔金,暮云合壁”(李清照的“永遇乐”);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吴文英“八声甘州”)。 

 

当然“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苏幕遮)凋零寂寞的深秋,烘托了守边将士的无边愁思。辛弃疾一生壮志难酬,这份豪杰的激愤喷射到秋景上,是“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水龙吟的壮阔沉郁。) 

  

2、以情起 

开门见山,直抒胸臆,词情笼罩全篇。 

如大将军岳飞一开口就怒吼:“怒发冲冠凭栏处”(满江红),真是响遏行云,振聋发聩。 

李煜在汴京对景难遣心中悲哀,就直直地长叹:“往事只堪哀”(浪淘沙),蓦然而来,真是悲戚彻骨。 

词如果用情语开启,情感大多强烈真率,能一下子抓住读者的心,引起情感共振。 

  

3、以事起 

先叙事,再就事生发,这种方式远远少于景起句。 

如:“无言独上西楼”(李煜“相见欢”);“水调数声持酒听”张先“天仙子”; 

“醉里挑灯看剑”辛弃疾(破阵子)。初看似乎平淡无奇,实际上引弓待发,紧接着会开出另一番天地景致,或笔锋一转,如悬崖飞瀑,一泻而下,使文势跌宕起伏。 

  

4、以问起 

先劈头盖脸地提出一个问题,读者不由得一惊,再回答。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这种问起法,于千回百转之中喷薄而出,其情感更震撼人心,比直陈更觉摇曳灵动。当然,也有久叩柴扉久不开的时候,正待要转身离开,却突然发现“一枝红杏出墙来”,这种起法,被形象地称之为“扫处即生”,比如李清照《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更出人意料地转出了“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的浪漫来。又如欧阳修《采桑子》:“群芳过后西湖好”。扫出了花落后喧嚣归于平淡的另一种美。 

其实,不管是平起还是刻意突兀而起,词的起法之美在于拉开一道帷幕,戏刚一开声,就赢得了一个碰头彩,更多的好戏还在后头。 

  

 二、结 

与起句一样,词的结尾也非常要紧,往往是全篇的点睛之笔。结句要像勒住一匹狂奔的骏马一样,收束有力,又能发人深思,留有余味,所以词人们在结句上也特别下功夫,或以景结,或以情结,或以问结。 

  

1、以景结 

“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断肠院落,一帘风絮”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肠断处” 

  

以景结情,悠然而逝,含蓄蕴藉,最能展现词的婉约美的气质,也有气魄雄大的词人,以崇高悲壮之景结束全篇,如李白《秦楼月》: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气象雄浑,冠绝古今。 

  

吴文英的怀古词《八声甘州》结句:“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大气包举,壮阔苍茫。 

前人最推重“以景结情”的方式,如沈义父《乐府指迷》就很有代表性地说:“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结情最好。” 

  

2、以情结。 

“觉来知是梦,不胜悲”“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情语结句,多以真率激切取胜,切忌情感表达的轻浮直露。 

“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如此赤裸裸的呼叫,哪里符合儒家的温柔敦厚诗教? 

“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如此赤裸裸的呼叫,哪里符合儒家的温柔敦厚诗教? 

  

许多老夫子深受刺激,当然嗤之以鼻。但现在看来,周大词人原来痴情得如此坦率可爱! 

  

3、以问结。 

“彬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问得柔情婉转,格外曲折动人。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末一问,摧刚为柔,令无数英雄堕泪。 

  

以上就内容分类,如按结构技法而言,沈祥龙对词的结句创作作了十分精当的总结:“词起结最难,而结尤难于起。 

结有数法,或拍合,或宕开,或醒明本旨,或转出别意,或就眼前指点,或于题外借形,不外白石《诗说》所云辞意俱尽,辞尽意不尽,意尽辞不尽三者而已。” 

 

1)拍合。 

 问:“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拍合。即开合、呼应、比如柳永《八声甘州》的结句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与首句“对潇潇暮雨洒江天”遥遥呼应,可知末句以前所写都是词人倚栏杆时的所见所想,前面的抒写就有了着落。 

  

2)宕开 

宕开。李清照《念奴娇》(萧条庭院),词困锁在深深庭院里,又逢上斜风细雨,天气这样恼人,词人终日为离情所苦。结尾却出乎意料地宕开一笔,显出一番欢愉之意,似乎苦尽甘来,曲折婉转,余味无穷。 

  

3)点醒。 

点醒是指点明词旨,往往是“辞意俱尽”。 

  

如刘克庄的《玉楼春》(戏林推) 

  

“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青钱换酒日无何,红烛呼卢宵不寐。 

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 

  

”如果单看前六句,似乎只是戏谑林推长年在外冶游狎妓,以为是游戏笔墨 

  

词到结尾,突然推出“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两句, 

  

劝勉热血男儿去西北收复神州失地,干 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卒章显志,使人猛醒回头! 

  

4)翻出 

  

结句与前面的文字截然不同,是一种巨大的落差或逆转的关系 

  

这样能把情感表达得更加深透有力。 

  

如辛弃疾的壮词《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前面一路大刀阔斧,快如霹雳, 

  

正当读者为激烈的战斗感到酣畅淋淳之际,结句却陡然翻出一声悲叹: 

  

“可怜白发生!”猛地跌入悲惨的现实,好似一桶冰水泼烈火上。 

  

前面九句和最后一句形成巨大的反差,大起大落,读者不禁为词人扼腕痛息! 

  

如果只是一味的哀叹,哪有这般翻出之妙呢? 

  

大家看看,是吧 

  

好的结句,从美学风格来划分,大体可归为两类, 

  

即清人沈谦所说:“填词结句,或以动荡见奇,或以迷离称隽。”《填词杂说》 

  

词的起结之法很多,如果更概括地说,可用刘熙载的说法: 

  

“起句非渐引即顿入,其妙在笔未到气已吞。 

  

收句非绕回即宕开,其妙在言虽止而意无尽。” 

 

1510670628654697.jpg

上一页淮河柳下一页“词”的过片
技术支持: 建站吧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