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诗苑杂谈 >> 中小学古诗文的教与学
详细内容

中小学古诗文的教与学

时间:2014-11-20     

中小学古诗文的教与学

祝家明

相信大家都知道一件事,今年教师节前夕,习近平同志在北师大视察时表示说,“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次日,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表示,她非常赞同习主席的观点,由她负责主编的北京市义务教育教材中,小学一年级古诗词将由现在的6~8篇增至22篇(尚须审定),整个小学阶段不少于100篇,她还说,这并不是听了主席的建议才修订的,只是巧合。

与此对应的是,前不久媒体披露,上海市新版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删除了旧版中的全部8首古诗,引发网友批评。上海市教委相关人士回应称,古诗并未退出教材,只是学习形式和学习顺序进行了调整,被删的古诗还会在高年级出现,随着学生年级的升高,再强调背诵和细读。

教材内容的变动引发网友的关注,说明这一内容本身的重要性;国家领导人就小学教材某一具体内容发表看法,更是罕见,显示了事件的不寻常意义。

对中华经典诗文的学习为什么如此重要呢?

我们说,中华经典诗文在启蒙教育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经典诗文凝练的语言和优美的意境首先给我们青少年学生最直接、最感性的智力启发和情感熏陶,是青少年语文学习最好的课程资源之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诗句朗朗上口,学生在背诵中轻松识字。一些经典作品所蕴含的思想情感、道德观念给我们最畅快的情感和思想教育,诗歌更是以它独特的艺术魅力对我们的情感和品质教育起着春风化雨的作用。岳飞的《满江红》,文天祥的《正气歌》,让我们最早感受了传统意义上的国家民族意识,受到最初的爱国主义精神感染。经典所承载的民族文化中的价值体系社会观念,更是对我们青少年世界观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顺便提一下,传统民族文化中的价值观念和我们现在所践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相通的。只要教育得法,其所传递的正能量不可低估。同学们在诵读古诗文经典的过程中,学到了知识,受到了思想教育,培养了审美情趣,在感受古诗文优美语言韵律和意境的同时,身心得到和谐,人格得到完善。而我们所学的内容作为重要的文化积累在我们今后的成长发展中有重要意义。这是任何别的教育资源无法取代的。

现在有一个认识误区,就是认为古诗文学习难度大,会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其实,“难度大”是个假象,有语文教学经验的老师都知道,古诗文教学并不比现代文教学的课难上,古诗文的分析更有规律可循;相反,现代文的有些思想内涵更难把握。对学生来说,古诗文虽然强调背诵,但比背现代文或新诗容易得多。而且,许多古诗文经典一旦熟读成诵,可能终身不忘。有人认为,小学生的理解能力不够,不易理解古诗中深邃的意境,古诗文应该放在高年级教学。这个问题,每个人看法不同。著名学者于丹认为,小学才开始让孩子学古诗已经迟了,应该让孩子们更早接触古诗。我以为,古诗文什么时候学都可以,但学生时代,尤其是中小学时期是学习古诗文的黄金时段。关于理解,可以容许小学生对一些古诗理解不到位,但要求背诵。像“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样的诗句,要让小学生理解它背后的深刻哲理,确有一定困难,但随着学生知识的积累和阅历的增长,以后会逐渐理解的。“你以后慢慢会懂的”,这句话用在古诗文教学上很恰当。

至于课业负担重,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中学生面临巨大的升学压力。可是,把古代经典诗文置换成别的内容就能为学生减负吗?以减负为借口削弱古诗文教学或边缘化古诗文教学的做法是目光短浅的。因为传承下来的经典诗文,承载了我们优秀的民族文化传统,它启发我们的智慧,陶冶我们的情操,锤炼我们的语言,强化我们的审美,净化我们的心灵,激发我们创新。没有诗,我们的生活会枯燥乏味,没有诗,我们的语言会黯然无光。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意思是说,不学诗,我们的语言就没有文采。中学生正是面临着巨大的升学压力,更需要心智的健康全面成长。正因此,中学古诗文学习只能强化,不能削弱。这应该是学生终身受益的课程,同时,中华经典诗文也应该成为我们终身学习的文化资源。

其实,各地区编入中小学教材的古诗文数量也不少,但是,教和学两方面都还存在一些问题。可能一直以来,我们对传统文学的认识有偏颇,以至于大学中文系都毕业了,还不知道词牌是一种固定的文学样式。《唐诗三百首》虽然说起来大家都知道,但其中有些篇章恐怕连我们的语文老师也没读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经温家宝同志引用后,许多同志才知道这是林则徐的诗。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而我们的相关知识却相对贫乏。

那么,作为基础教育,中小学古诗文教学究竟应该怎样呢?

关于古诗文教学,很多老师有许多巧妙的方法,也有很好的教学效果。我在此只想给我们的老师提一点建议,就是希望我们的老师加强对古代诗歌理论和诗词常识的学习,给中学生讲一点诗词格律。我们历来对古诗的意境分析较多,挖掘唯恐不深不透(因为考试),但对诗词格律(诗词的形式和创作规律)讲得较少,这影响我们学生对作品的把握。我们一直认为,只有内容才是重要的,至于形式,只是外壳,是次要的,却忽视了它也是形成诗词美感的重要因素。客观的说,由于以往教育的原因,诗词格律成了我们一些语文老师知识网络的薄弱点,所以,希望我们的老师补充学一点格律常识。我们不要求我们的语文老师都成诗人,但了解一点格律常识是不难的,也是教学工作所必需的。要讲一点平仄和诗韵,让学生知其所以然。实际上,格律本身虽然枯燥,但是不讲格律,学生很难真正对古典诗歌发生兴趣。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大家对诗词格律避而不谈 ,平仄问题讳莫如深,内行不愿说,外行不敢说,格律变得很神秘,这不好。一位全国著名的特级教师在讲授杨朔《荔枝蜜》公开课时,一名同学举手发问,“日啖荔枝三百颗”,苏东坡为什么用“啖”不用“吃”呢?老师回答说,这涉及诗词的平仄问题。这个回答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平仄关系未变。在场听课的众多专家一定有人知道,却无人指出。课堂实录被编入教参,广为流传,造成不好影响。

我也给我们的同学一点学习建议,学习古诗文要循序渐进,按照诵读——感悟——尝试创作的过程学习。其中重点是诵读。读,至关重要,要反复诵读达到不假思索熟背的程度。在诵读过程中感受和领悟诗词韵律和意境的优美,诵读的节奏、语气、语调关乎我们对作品的理解和领悟。“春去也,多谢洛城人”,首句重音放在“春”或“去也”上,感受是不同的,同学们可以体会一下。读作“春∕去也”,重音“去也”,“也”字不可轻轻带过。

对诗歌的意境和所蕴含的哲理的领悟,这是个难点。诗是如何用形象说话的?这要通过大量的诗歌诵读感悟去领会。《红楼梦》中香菱学诗的例子很典型地说明了这个过程。她品味“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两句诗,说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两句看似无理,但闭上眼睛一想,景象倒是像在眼前一样。在这里,广袤的沙漠狼烟直上、辽远的黄河倒映着浑圆的落日两个意象(主客观融为一体的艺术形象)构成一幅图画,形成了苍凉雄浑的意境(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香菱的感悟至少说明两点:一、诗歌的意境是由意象决定的;二、意境不是意象的简单叠加(意象是具体的,意境是抽象的)。插一则趣话:我在市老年大学讲唐诗,一位老先生很神气的拿他改过的一首唐诗给我看。原来是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树)下问童子,言师采药(砍柴)去,只在此山中,云(林)深不知处。”(括号中为其所改文字)。这样一改,让人爆笑。与原作比较一下,“松”暗示人的品质坚贞高尚,“树”则无此含义;“采药”暗含悬壶济世之意,“砍柴”则为生计而劳碌;“云”者高洁,“林”者山野。原诗访隐者高士,改后全然凡夫庸人了。数字之易,境成天壤。这个例子也很好地说明了意境与意象的关系。

部分感悟能力强,有写作兴趣的同学,可以鼓励他们学习尝试诗词创作。这首先要解决平仄和韵部问题。格律必须遵守,要求可以从宽,但必须要写得有诗味。用韵不必拘泥平水韵或词林正韵,宜用中华新韵,但希望辨出入声字(作仄声)。中华新韵的使用应该是诗词用韵的趋向,但新韵中入声消失了,旧入声字分散到各声部。目前,入声字作仄声还是诗坛的主流做法,所以,建议同学们花点时间辨析一下。其实不难,因为入声字在我们的方言中本就存在,入声只是在普通话中消失了(可以举例辨析)。创作是感性的,需要对这种艺术形式有浓厚的兴趣,不能要求所有同学都去学习创作。创作是在阅读感悟的基础上进行的。


技术支持: 建站吧 | 管理登录